变态富豪自杀震动世界,他的“少女交易圈”藏着美国权贵秘密?

作者:小编 阅读:4782 发布时间:2019-11-08
摘要:作者:石江月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这个被控与数十名未成年少女发生性交易,而且美国达官显贵交往密切的富豪,突然在监狱里“自杀身亡”。而此时,他的一桩桩旧案,正在被一点点挖出。司法部对他的起诉书据称多达近千页。他的死无疑会带

变态富豪自杀震动世界,他的“少女交易圈”藏着美国权贵秘密?

作者:石江月

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这个被控与数十名未成年少女发生性交易,而且美国达官显贵交往密切的富豪,突然在监狱里“自杀身亡”。而此时,他的一桩桩旧案,正在被一点点挖出。司法部对他的起诉书据称多达近千页。

他的死无疑会带走一些秘密,但也引发了巨大的关注。

一、“少女收割机”

杰弗里·爱泼斯坦在美国被称为“变态富豪”,美国司法部今年开始重新调查这位变态富豪与未成年女孩进行性交易的案件。

2005年,杰弗里送了一束玫瑰花到未成年女孩的课桌前。更令人气愤的是,杰弗里还命令下属为这个女孩租了一辆车,以便让她开车前往杰弗里位于弗罗里达州的豪宅接受他的蹂躏。

以上令人震惊的细节来自棕榈滩警察局的证词。几名受害者和杰弗里的下属宣誓之后,接受了采访,写下了这份证词。

杰弗里曾经是一位冲基金经理。阿尔弗雷多·罗德里格斯(Alfredo Rodriguez)是一名男管家和司机,曾管理爱泼斯坦在棕榈滩的住所。他告诉警方:杰弗里就像是“少女收割机”,他在每次至少支付每个女孩2000美元。

证据表明,杰弗里非常清楚这些女孩都还是尚未成年的学生。2005年,警方发现了40多名受害者。经过两年的调查,杰弗里于2008年6月认罪。然而,令人震惊的是,此前警方仅对一项指控进行了调查。

尽管面临最高20年的刑期,但在与检察官达成的一项有争议的“甜心认罪协议”(Sweetheart Deal)中,杰弗里仅被判18个月监禁。更令人震惊的是,杰弗里在监狱里只服刑一年多,后来被软禁释放。

今年2月,在参议员本萨斯(Ben Sasse)要求了解政府为何与爱泼斯坦达成他所谓的“私下交易”之后,美国司法部开始调查联邦律师如何处理爱泼斯坦的案件。

爱泼斯坦出生在纽约市布鲁克林一户普通人家,少年时代对数学产生兴趣。凭借对这一学科的兴趣和知识,他成为纽约曼哈顿达尔顿学校的数学教师。

任教期间,爱泼斯坦辅导了美国著名投资银行贝尔斯登公司时任董事长埃斯·格林伯格的儿子。与格林伯格一家的良好关系帮助爱泼斯坦1976年在贝尔斯登公司谋得职位。

爱泼斯坦5年后辞职,开办自己的投资公司,专为超级富豪提供财务顾问服务,迅速积累起巨额财富。之后,爱泼斯坦在纽约、新墨西哥州和英国首都伦敦等地购房置地。他的性丑闻就发生在位于棕榈滩的一套豪宅中。

爱泼斯坦的穷奢极欲一度引来媒体关注。美国《名利场》杂志2003年试图报道爱泼斯坦的颓废生活。

二、神秘的疑团

美国司法部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当地时间8月10日宣布,正在对这名被控性交易的亿万富翁、金融家的死因展开调查。

美国联邦监狱管理局(Federal Bureau of Prisons)证实了爱泼斯坦的死讯,称8月10日美国东部时间早上6点30分左右,他在纽约大都会惩教中心(Metropolitan Correctional Center)的牢房里被发现反应迟钝。两名执法人员对外宣布,爱泼斯坦是自杀身亡的。

威廉·巴尔

巴尔说,他对爱泼斯坦在联邦监狱候审期间死亡的消息感到“震惊”。“爱泼斯坦的死,引出了一些必须回答的严重问题,”巴尔在一份声明中说。“除了联邦调查局FBI的调查,我还咨询了检察长,他正在对爱泼斯坦死亡的情况展开调查。”

爱泼斯坦自今年7月初以来一直被监禁,因为美国司法部对他过去的一些旧案重新进行调查。当时他对纽约联邦检察官的指控拒不认罪。此前,一份起诉书指控他与数十名未成年少女进行性交易(有些是强迫性质的),其中一些年仅14岁。

负责监督爱泼斯坦一案的美国检察官杰弗里•伯曼(Geoffrey Berman)表示,爱泼斯坦死后,纽约南区对其涉嫌行为的调查仍在继续。

爱泼斯坦的自杀事件令很多人不安,因为这可能会给许多受害者带来又一个障碍,使他们无法走上法庭上讲述真相,并且给所有参与其中的人以应有的审判。尤其是那些勇敢的年轻女性已经站出来说出真相,许多人还没有这样做。

所以,杰弗里•伯曼重申,“我们仍致力于站在受害者一边,我们的调查仍将进行下去提出控诉——其中包括揭开那些阴谋的活动仍然持续”。

但是,即便爱泼斯坦已经自杀身亡,但是仍有很多蹊跷和神秘的疑团没有被解开。

一名联邦官员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爱泼斯坦的死亡没有谋杀嫌疑。同时,一位执法人员对外宣布,当局认为爱泼斯坦是上吊自杀的。

但是,据知情人士透露,爱泼斯坦于7月23日就被置于“自杀监视”之下,当时他的脖子上被发现有伤痕,存在自杀倾向,随后每天都会对他进行心理评估。但在7月底,监狱管理局的心理学家突然将他从自杀监视名单中删除,并允许他返回特别住房单元的牢房。

据知情人士透露,巴尔对爱泼斯坦自杀事件感到愤怒,并决心揭开事情的真相。

美国前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于今年5月离开了司法部,他在8月10日发布的一条推特中说,“面临联邦刑事指控的恋童癖者,都有很高的自杀风险。”

罗森斯坦曾经担任过前马里兰州联邦检察官,他写道:“我在马里兰州的几起案件中就发生过这种情况,当时被告获得保释。被拘留的恋童癖者需要特别注意。阻止人们伤害自己是困难的。”

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参议院司法监督小组委员会主席萨塞(Ben Sasse)8月10日致信巴尔,对司法部和美国监狱管理局提出了严厉批评,要求就爱泼斯坦之死的相关问题给出答案。

这是美国司法部的失败,萨塞认为,杰弗里·爱泼斯坦的同谋可能与他完成了最后一笔私下交易,美国司法部不应该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他的死不仅剥夺了受害者在法庭上与他对质、看到他为自己的罪行承担责任的机会,而且让解开他的戒指变得更加困难。”

三、他因谁而死?

8月10日晚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转发了一段包含喜剧演员特伦斯·k·威廉姆斯(Terrence K. Williams)的阴谋论视频。威廉姆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表示,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和前国务卿希拉里应该与爱泼斯坦的自杀有关。

威廉姆斯在视频中说:“出于某种奇怪的原因,掌握克林顿夫妇信息的人最后都死了。他们通常死于自杀。”

很显然,共和党人想把阴谋论往克林顿家族和民主党方向引。

而比尔·克林顿的发言人安吉尔·乌丽娜回应称,特朗普夸大阴谋论是“荒谬的,当然不是真的——唐纳德·特朗普知道这一点。他是否触发了第25条修正案?”

纽约联邦法院8月9日公布了数百页的法庭文件,其中指称有关亿万富翁杰弗里·爱泼斯坦和他的几名同伙被控性虐待的根据,以及受害者提供的一些新细节。

罗伯茨·朱弗雷

与之前相比,这份文件的核心内容是一位名叫罗伯茨·朱弗雷( Roberts Giuffre)的女子的指控。朱弗雷声称,爱泼斯坦当年把她当作一名十几岁的“性奴”养着,而他的努力得到了一名英国女子吉丝兰·马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的帮助。

爱泼斯坦今年7月对纽约联邦检察官的指控表示不认罪,此前一份起诉书指控他与数十名未成年少女进行性交易,其中一些只有14岁。而那位马克斯韦尔则没有被起诉。马克斯韦尔和她的代表此前曾否认,她曾帮助爱泼斯坦从事性虐待或性交易。

8月9日公布的这些文件是朱弗雷对马克斯韦尔提起诉讼的结果。将近20年前,她被指控虐待少女。其中包括朱弗雷的新指控,称自己受马克斯韦尔的指派,与前新墨西哥州州长比尔·理查德森(Bill Richardson)和前美国参议员乔治·米切尔(George Mitchell)发生性关系。

比尔·理查德森

不过,米切尔9日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说,这种指控是错误的。他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朱弗雷,没有和她说过话,也没有和她有过任何接触。”与此同时,比尔·理查德森的一位发言人说,朱弗雷的指控“完全错误”。

理查德森的发言人还表示:理查德森先生与爱泼斯坦的互动有限,他从未在年轻或未成年女孩面前见过他。理查德森先生也从未去过爱泼斯坦在维尔京群岛的住所。理查德森先生从未见过朱弗雷女士。”

美国司法部的这些文件还包括一张从爱泼斯坦棕榈滩豪宅的垃圾桶里找到的亚马逊收据,里面有以他的名字订购的书,包括《SM 101:现实入门》、《奴隶世界:情色奴役路线图》和《与艾伯纳西小姐的训练:情色奴隶及其主人的工作手册》。

四、惊人的案情

文件还披露了2001年朱弗雷在一家医院的医疗记录,她说爱泼斯坦和马克斯韦尔在她遭受性虐待期间带她去了这家医院。记录显示:朱弗雷连续三周抱怨下身不规则出血;而且两天前她晕倒了,跌倒撞到她的头;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她瘦了7磅。

起诉文件还显示,另一名女子的证词称,爱泼斯坦和马克斯韦尔对她实施了虐待。她在证词中称,爱泼斯坦告诉她,“在他看来,他每天需要三次高潮。”

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公布了这些文件,裁定此前案件的法官错误地封存了数百份文件。而那位法官后来去世了。2017年,法官驳回了马克斯韦尔提出的即决判决动议,此案就此达成和解。

对于法庭公布的这些文件,爱泼斯坦的律师和马克斯韦尔的律师都没有立即置评。在之前的法庭审理中,马克斯韦尔和她的律师将朱弗雷描述为一个“不可靠的叙述者”,指责她提供的某些日期和数据是有误的。

朱弗雷则反击说,这些指责才是错误的。朱弗雷的律师表示,她的控诉“暴露了爱泼斯坦与马克斯韦尔的性交易团伙的组织、规模和丑陋”,从而让检察官和现在的公众都看到了这一点。

今年7月对爱泼斯坦的指控与朱弗雷的描述有相似之处,但尚不清楚她是否在起诉书中未具名的受害者之列。从目前看,朱弗雷可以说是指控爱泼斯坦的受害者中最著名的一个,因为她还牵出了更多声名显赫的人。例如,她声称作为其奴役的一部分,爱泼斯坦强迫她在2001年,与包括英国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在内的许多知名男士发生关系。

在8月9日美国司法部公布的文件中,还有一名声称受到爱泼斯坦和马克斯韦尔虐待的女子,她在证言中描述,自己在爱泼斯坦上东区的豪宅被迫与安德鲁王子发生关系。她还透露,朱弗雷也参与了那次性派对。

安德鲁王子和杰弗里·爱泼斯坦

谁曾想,这把火先烧到了英国王室。为了迅速撇清,白金汉宫的一名发言人立即回应说:“这与美国的诉讼程序有关,约克公爵并没有参与其中。任何有关未成年人行为不端的说法都是绝对不真实的。”

不过,2010年,英国安德鲁王子被拍到与这位声名狼藉的金融家在一起,这让白金汉宫陷入了巨大的尴尬。有人看到安德鲁王子和杰弗里一起在中央公园散步。据说杰弗里获释后还参加了安德鲁王子在曼哈顿家中举行的晚宴。

在上个月给美国媒体的一份声明中,这位发言人表示,“约克公爵承认,在2010年12月与爱泼斯坦会面是不明智的。从那以后,公爵就再也没有见过爱泼斯坦。”

五、两位美国总统

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据他回忆,在上世纪90年代他与爱泼斯坦曾有过比较多的交往,但一切是在两人2004年发生争吵之前。作为当时美国的一个知名地产商人,特朗普曾称爱泼斯坦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

根据朱弗雷在2016年提供的一份视频证词的文字记录,她对英国《每日邮报》2011年的一篇报道的某些内容提出了质疑。该报道是基于其中一名记者莎伦丘奇(Sharon Churcher) 对朱弗雷的一系列采访。

朱弗雷说:“唐纳德·特朗普也是杰弗里的好朋友。他没有和我们任何人发生性关系,但他和我调情。他会笑着告诉杰弗里,‘你有生活。’”

但是在司法部的这份证词中,朱弗雷说:“他确实没有和我们发生关系,但是他没有和我调情。特朗普从未和我调情。”她还说,特朗普是爱泼斯坦“好朋友”的唯一依据,是源于爱泼斯坦自己对与特朗普关系的描述。

当被问及她是否见过特朗普和爱泼斯坦两个人在一起时,朱弗雷回答说:“没有,我不记得了。”她还表示,她不记得曾在爱泼斯坦位于美属维尔京群岛、新墨西哥州或纽约的家中见过特朗普。

但她没有反驳《每日邮报》报道的其他细节,包括爱泼斯坦在克林顿卸任后不久在他的加勒比岛屿上为克林顿举办晚宴。

当被问及对此有何评论时,克林顿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从未去过加勒比海爱泼斯坦拥有的小岛。今年7月,爱泼斯坦的起诉书公布后,克林顿的发言人说,克林顿只有少数几次乘坐爱泼斯坦的飞机旅行。但他表示,“克林顿总统对爱泼斯坦可怕的罪行一无所知。

{eyou:inclued file='footer.ht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