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威科技深陷破产传闻,车市寒冬波及供应商,超六成企业利润下滑

作者:小编 阅读:6214 发布时间:2019-11-08
摘要: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新车市场持续萎靡,受影响的不止是主机厂,供应链零部件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近日,国威科技员工在厂区门口拉横幅抗议拖欠员工工资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有知情人士向媒体爆料称,国威科技拖欠约

国威科技深陷破产传闻,车市寒冬波及供应商,超六成企业利润下滑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新车市场持续萎靡,受影响的不止是主机厂,供应链零部件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

近日,国威科技员工在厂区门口拉横幅抗议拖欠员工工资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有知情人士向媒体爆料称,国威科技拖欠约5000名员工约半年工资,现因资金链问题已破产,负债10亿元。受此影响,与之合作的14家主机厂被迫停产,多数为自主品牌车系。为了防止闹事,当地政府和国资委也已经介入。

8月24日下午,国威科技总经理陈伟向AI财经社表示,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的情况不属实,具体负债数据仍在统计中,“现在正在同政府洽谈,政府对我们的支持力度还比较大”。

陈伟否认了配套主机厂停产和拖欠工资的传闻,称:“我们现在并未对主机厂断供,有些零件还在生产。工人的问题政府已经解决了,6、7月工资前两天刚刚发了。”

不过,国威科技资金出现压力是不争的事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汽车大环境变差,供应商们都做得比较辛苦,可能是我们先顶不住了”,陈伟惋叹道,“我们前期投入太多,后面产值下降,我们投入却没那么快减下来。不过,动乱当中肯定有人牺牲,我们希望即使牺牲,也是有价值的”。

曾被质疑花数亿投资房地产赚快钱

国威科技一度是家明星企业,其坐拥一汽、东风、长安、吉利等近30家汽车主机厂的配套业务,配套份额在80%以上。天眼查数据显示,1996年4月,国威科技在浙江省乐清市成立,主要生产汽车组合开关、转向锁、全车锁芯、按钮开关、门锁机构、汽车CD、音响、防盗器、倒车雷达、中控锁等系列产品。

中国新车市场已经连续13个月出现同步下滑。国威科技的亏损迹象也早在一年前便已露出迹象。2018年6月28日,疑似国威科技前员工在职场信息平台看准网爆料称,国威科技资金链有严重问题,经常会拖欠员工工资,最少一个月,最多两个月。

动产抵押信息也暴露了国威科技资金状况捉襟见肘。天眼查数据显示,自2015年7月至2019年7月,国威科技有10次动产抵押动作,抵押物包括锁芯自动排片机、焊接机器人等机械设备,最近5次,被担保债权数额逾7853万元。

据《汽车商业评论》报道,有知情人士爆料称,这与国威自身经营不当,将资产跨界转投房地产行业想赚快钱有关。“全副身家连同200余名员工集资的数亿元资金都被套牢在乐清南虹广场和上海的10套花园别墅上,导致自己内部资金链断裂,对外还欠债,一来一往,就只能用动产抵押了。总结就是,跨界失败导致垮掉。”

不过,陈伟对此回应称,资金链断裂与投资房地产失败没有关系。“投资房地产是几年前的事了,如果5、6年前投资失败,我们公司还能撑这么久吗?彼时,投资房地产所占股份很小,没有影响到公司经营层面,而且老板投资房地产并未向公司拿一分钱,像银行贷款什么的,都是他自己的钱。”

吉利坑了国威?

主机厂拖延货款也成为压垮国威科技的稻草。

此前有网友爆料称:“国威是被吉利坑了,国五升国六,1亿多的配件不要了。这次吉利过来收模具,国威卖他5000万吉利都不要。”

陈伟向AI财经社回应称,吉利是国威的最大客户之一,其货款占销售额约20%。但是,“并不完全像网友说的那样。我们总共为吉利投入了2.2亿元,包括模具开发、实验费用等,为其做了1000多副模具,在吉利14个基地中,我们为其供货的有近300个产品。不过,有些产品吉利会选择2~3家同时供货,因为别家有了,吉利就不需要我们的东西了。”

陈伟介绍,吉利的货款“有到期的,也有没给的我们的,没给我们的大概几千万吧”。不过,吉利说法却与之相悖。吉利此前向媒体回应称,根据国威科技财务数据,2018年与吉利合作金额占公司经营比重不到20%,目前吉利应付账款金额很小,且均在账期。

不少供应商对主机厂拖延货款感同身受。为吉利车灯厂供货的肖一(化名)告诉AI财经社,一般都是吉利用多少我开多少票,“有些货在他们仓库存了很久了,然后开了票过3个月也不付款,反正很不正常”。

据了解,除吉利外,国内自主品牌大多用承兑汇票。供应商李亮(化名)称,“好一点的3个月,大部分都是6个月,而且还不按时开,开票再拖个两三个月,卖东西一年才能回款。”AI财经社搜索发现,国威科技曾于2011年向海马汽车公示催告,票面金额达150万元。

回款周期长也体现在上市零部件企业的财报中。华域汽车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的应收账款周期天数为64.28天,去年同期为57.12天。德赛西威2019年第一季度的营收账款周期更是达到102.25天。

在新车市场销量低迷的大环境下,整车制造商迫于销量压力又要求供应商降价。据盖世汽车报道,要求降价6%~8%的居多,其次是8%~10%,再是2%~5%。去年10月,吉利汽车供应商们便在网上集体吐槽,称吉利强行要求供应商降价15%。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称,主机厂压价背后,也反映出国威科技议价能力低,产品技术门槛不高。

车市寒冬波及零部件企业

陈伟介绍,从2018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诸多零部件公司都出现了资金紧张问题。“大环境好的时候,国威科技产值高、投入大;2018年下半年开始大环境不好,国威该接的项目还是得接,而产值下降,投入没有快速减下来的时候,压力就大了,资金链紧张。”

据汽车产经报道,再沪深股市上市公司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业绩中,有超过6成的零部件公司出现利润下滑,比如华域汽车净利润同比下滑29.5%、均胜电子下滑37.4%、亚普股份下滑11.8%。

今年8月,汽车零部件巨头佛吉亚否认在中国市场“关闭7座在华工厂,裁员17%”传闻,称只是在进行业务整合,调整或搬迁相关工厂。不过,有佛吉亚员工在社交媒体爆料,称部分工厂已强制员工休假。

在汽车行业的大变革时期,无论是主机厂还是产业链上的零部件企业,都应主动提升自身竞争力以应对洗牌和淘汰赛。“动乱当中肯定有人牺牲,但如果是我们,我希望牺牲是有价值的。”陈伟在采访最后说道。

{eyou:inclued file='footer.htm' /}